澳門博彩專營始於1896年(賭場風雲一)

發佈: 2009-4-22 09:16 |  作者: meng |   查看: 318次

  澳門博彩業即將由專營邁向三分天下的局面,賭城名氣,更加響亮。回顧澳門賭業史,經歷不少朝代,賭城面貌也不斷變化。

 

澳門賭業清代流行


  澳門賭博業歷史久遠,早在清同治、光緒年間,賭博在澳門已經流行,到乾隆年間便有對此的記載。外國修士約瑟(JosedeJesusMaria)曾在一七四二年至一七四五年在澳門生活,他筆下的澳門,充滿賭博、酗酒、欺騙。十九世紀五十年代後期,澳門的“苦力貿易”空前繁榮。根據史書記載,僅與“苦力貿易”生意有關的人就多達三至四萬,這批黑道商人、人販子、地痞、流氓等,嗜賭成性,是澳門博彩業興起的土壤。當時的博彩方式有“骰寶”、“山票”、“舖票”、“字花”、“字膽”、“白鴿票”等。

 

一八四七年合法化


  關於葡萄牙人將賭博合法化的記載,在一八四七年已經出現,當時是用彩票收益資助議事會創辦初級專科學校。由於貿易急劇衰落,澳葡當局在一八六四年開始公開招商開賭,向賭場收“賭餉”。“賭餉”和鴉片煙稅,使澳門每年的財政收入激增到二十餘萬元,並能結餘四萬元,上交葡萄牙國庫,葡萄牙人初嘗博彩業甜頭。一八七二年,港英政府開始對香港實行嚴禁賭博,大批港客紛紛來澳賭博,使澳門博彩業更興旺。一八七五年,廣東賭商又將“闈姓”賭博方式轉移到本澳,當時廣東嚴禁“闈姓”賭博,所以不少賭客蜂擁而至本澳,使澳門賭博業達到頂峰。

 

設立專營取締雜賭

 
  一八九六年七月十日,葡萄牙宣佈禁賭,澳門博彩業在法律邊緣繼續生存和發展。面對賭檔林立、各派江湖人物混戰的局面,澳葡政府在同年對賭博立例管治,設立博彩專營,由承投得者與澳門政府簽訂合約,在指定地點開賭,並依法納稅;至於民間聚賭及私開賭檔,一律取締。

 


  最早獲得賭博專利的是港商盧九。一九三○年,盧九聯合港澳商家十人,組成豪興公司,再次奪得賭場專利權。一九三七年,由傅老榕、高可寧組成的泰興娛樂總公司與澳門政府簽訂專營合約,該公司在中央酒店、福隆新街、十月初五街開設三家賭場,經營番攤、骰寶等賭博項目。

 

省港澳客闔興乎來

  
  
一九三七年澳門賭商冼錦在深圳開設大賭場,番攤、骰寶、雜賭齊備,對前來賭客招待周到,甚至送回程車船票給輸光的賭客,生意相當旺盛。一九四○年冼錦又在廣州開展賭博業務,四五年又開辦遊樂場,以“泵波拿”、打彈子等變相賭博方式招徠賭客,獲利甚豐。

 


  六十年代初,由霍英東、何鴻燊、葉漢、葉德利等組成的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與泰興娛樂公司爭奪賭權,結果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以三百一十六萬元投得博彩專營權。

 


  一九六二年元旦,娛樂公司在舊愛都酒店開設第一間賭場,同年三月,何鴻燊出任賭權持有人及總經理,之後在新馬路及十月初五街開設賭場,另購入被稱為“賊船”的澳門皇宮開賭。隨大大小小賭場落成,何鴻燊引入外國賭法,包括廿一點、百家樂、輪盤及角子機等,令本地博彩業越趨多元化。直至現今,澳門博彩業都是澳門旅遊娛樂公司的“天下”。

 

七十年代晉現代化

 
  七十年代,澳門賭業更加興旺,葡京酒店內設賭場,成為娛樂公司的旗艦。七六年以後,澳門博彩業更趨多元化,七七年引入賽馬車,八○年舉辦回力球,八九年賽馬車改為賽馬,回力球場於九○年停辦。彩票是另一項歷史悠久的博彩娛樂,當中以白鴿票為甚;另一項新型彩票的即發彩票,於八四年推出,八六年又推出即發六合彩。

 


  九○年底,即發彩票公司再推出金銀寶即發彩票,代替舊的彩票。足球博彩於九八年六月獲澳門政府批准,成為彩票公司屬下一項博彩娛樂。

 

曾辦回力球賽馬車

 
  澳門博彩業大致可分幸運博彩、跑狗、賽馬(車)、回力球、彩票。跑狗始於三十年代,後來停辦,於一九六三年重辦。七十年代,澳門引入回力球比賽,但到七十年代後期,經營連年虧本,至八六年已虧損六千多萬元。八十年代初引入澳門賽馬車博彩娛樂,並於八九年改為賽馬。

 

  三代賭王:盧九·傅老榕·何鴻燊 


  二百多年來,本澳的博彩業曾經歷幾許風雲色變,自從實施賭博專營,百多年來造就了盧九、傅老榕和何鴻燊等三代賭王,澳門賭業從最初的市井賭坊發展至今能與世界其他賭城齊名,成為主宰澳門經濟命脈的龍頭產業之一,賭博專營權的多次易手成就了澳門博彩事業的輝煌成就。

 

盧九霍芝庭奪賭權


  一九一二年起,本澳開始實行賭博及彩票專營,至一九二三年,博彩專營權多次由中標者短期承投。三十年代,賭館林立,主要集中在清平直街、福隆新街等市區最繁華地帶。當時的賭場皆稱為“公司”。一九三○年,盧九在廣東最大的煙賭商人霍芝庭的支持下,成功奪得賭場專營權,成立了豪興公司,業務蓬勃,盧九成為了近百年賭權專營後的首位賭王,其後出現的繼有傅老榕和何鴻燊兩位叱賭壇的一代賭王。

 

傅老榕挖葉漢相助


  一九三五年,正值不惑之年的傅老榕從豪興公司挖來了人稱“聽骰大王”的葉漢為其在深圳的賭坊辦事,原本相當好景,還把港客生意搶了過來,但好景不常,由於內地政局不穩而萌起入主澳門賭場的野心。傅老榕聯合有稱“押業大王”的高可寧組織“泰興娛樂總公司”在一九三七年投得澳門賭場專營權,正式入主澳門賭業,並與澳葡政府簽下合約,每年繳納賭稅一百八十萬元,當時的這筆稅收已成為政府主要的財政來源。傅老榕就這樣壟斷了澳門賭業廿五載。

 


  曾因利益關係而與傅老榕弄得不歡而散的葉漢此時捲土重來,兩次入標爭奪賭權均告失敗,。但葉漢爭奪賭權的心依然熾熱。

 

葉漢等終獲專營權

  
  直至一九五九年新任澳督馬濟時接任時,葉漢看準了馬濟時有意重整澳門賭業秩序的決心,遂聯同霍英東、何鴻燊和葉德利再與傅老榕的後代角逐賭場專營權,最後以一萬七千元的絲毫之差奪得新專營合約,“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獲得了廿五年賭場專營權,同意每五年修改一次合約,頭三年每年向政府繳納三百一十六萬元賭稅,往後逐年增加三十萬元;除賭稅外,並規定賭場每年純利百分之十撥作慈善事業。雖然勝負已分,一紙批文卻是來之不易,傅的後人以其家族在澳的勢力向何鴻燊處處留難,而何鴻燊最終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方法應付過去,新賭場終於在一九六二年元旦開業,並在三月三十日正式簽署專營合約。霍英東是大股東並出任董事長;葉德利和葉漢為常務董事;而何鴻燊則為持牌人和大股東,任董事總經理。由於何對賭業一竅不通,最初賭場實務由葉漢掌管,何則專注於引進其他賭國的成功管理技術,尤其是拉斯維加斯,以博彩和旅遊融為一體,提升服務水準,廿四小時營業,並開設酒店讓客人只管住進酒店,足不出戶便可賭個痛快。

 

何鴻燊後起稱霸主


  由於六十年代的香港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城市,經濟起飛,湧現不少超級富豪,何鴻燊看到了香港客源的發展潛力,於是便落力發展港澳航運事業,由初時只有佛山輪一艘來往港澳的唯一交通工具,到後來成立了“信德有限公司”,組織一支船隊,加大了兩地往來的密度和載客量,並力求縮短航程,以便港客即日來回。直至七十年代中,來往港澳船隻航程只需一小時,還開通了日夜班次,每天廿四小時全天候服務。這一便利港客的措施不但使澳門賭業更盛,也為澳門旅遊業發展奠下了基礎。

 


  葉漢憑著
對賭業的熟悉,以常務董事的身份掌管了“新公司”一段日子。隨何鴻燊決意改革傳統賭業,引進新的賭場管理模式,葉漢和何鴻燊之間便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衝突,由於種種原因,擁有百分之十股權的葉漢被迫退位讓賢,宣佈退休,其所持股權輾轉落在香港富商鄭裕彤手中。一九七五年,何鴻燊全面掌管了“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的業務大權,繼傅老榕之後成為了新一代賭王。葉漢的退休並不表示何、葉之間的爭鬥結束,而是新的開始。


葉與何對壘終敗陣

 


  葉漢和何鴻燊首次對壘始於一九八○年,葉漢在澳成立了亞洲第一個賽馬車場,“澳門賽馬車公司”成為了澳門在法規下可行的四種形式賭場之一,與何鴻燊的“新公司”一較高低。雖然此類賭博在港澳不大受歡迎,八八年結業時還虧蝕近十億澳門元,但葉漢的名堂卻再次打響。最後,葉把賽馬車場改為賽馬場,並由何鴻燊輾轉購入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成為大股東,勝負立見。

 


  一九八三年,何賢病逝,逸園賽狗公司股票進行內部轉讓,由港澳財團的何添、何鴻燊和鄭裕彤購入股權達百分之七十五之多,控制了賽狗事業。後來葉漢再以賭船方式經營賭業,“東方公主號”八八年開業,這種新玩意吸引了不少賭客,而何鴻燊則“以船制船”,推出了“華澳輪”與之抗衡,以其雄厚資本取勝。葉漢後因年事已高,把“東方公主號”轉手新財團後正式退出賭壇。從此,何鴻燊就壟斷了澳門政府批出的四個專利賭牌。

 

昔日賭博形式五花八門


  
十九世紀鴉片戰爭前後,澳門的賭館林立,賭博工具與玩法更是五花八門,不同層次、不同興趣的賭徒皆可覓得心頭好,就連鄰近地區如香港、廣州等地的賭徒,也被澳門昌盛的賭風吸引而至,甚至連東南亞以及世界各地的遊客,也會到澳門大開眼界,當時的旺盛情絕不比現在遜色。

 

番攤玩意最受歡迎


  在多種賭博玩意中,最古老、最簡單方便和最受人歡迎的非番攤莫屬。番攤玩法十分簡單,易贏易輸,而且參加的人數不限,一個人可以,數十人也可。種種的優點令到不少人喜歡賭番攤,亦因為這樣,番攤成為禍害最大的賭博之一。

 


  賭番攤的工具不複雜,只需要一堆銅錢或一堆光滑的小圓瓷片,再加上一個攤盅、一枝攤竹,賭局隨時開。開賭時攤官以攤盅隨意蓋
一堆銅錢或瓷片推在一旁,這時賭徒便可開始下注,買一、二、三、四各牌。賭注一下,舉手不回,攤官將攤盅揭開,用一枝尺多長的攤竹,以四粒為一數的方法將盅下的銅錢或瓷片點數撥開,最後的餘數便為開彩牌號。若餘數為一,則下注買一的人取勝,餘數為二的,則買二的人取勝,如此類推。

 


  此外,賭徒可以一注買兩份,稱為買角,如一搭二、二搭三等,又分正頭與正番等多種下注方法,賠率亦各有不同。勝者需要將全部贏得的彩金留下十分之一或廿分一作紅賬,即抽水,而每次可贏得賭金的一至三倍不等。番攤變化甚多,即決勝負,無怪乎最受賭徒歡迎。

 


  守在受賭徒歡迎排行榜第二位的是骰寶。骰寶俗稱骰子,以骨製的正方體,在六面分別刻上一至六。骰寶用三粒骰子,放在玻璃罩、盆、盅、碗等任何一個容器之內,用手搖動骰子,讓骰子在容器內靜止後,觀三粒骰子上向的數目為開彩牌號。骰寶下注方式甚多,有稱買“全骰”、也有“天九”等,而最普通的是買“大小”。以三粒骰的數目相加小於十點為小,超出十點者為大。

 

骰寶雜賭甚為流行


  骰寶甚受歡迎,尤其是農曆新年期間,澳門的大街小巷,隨時可以聽到骰子跌在碗內的“噹噹”聲,當時的新馬路、營地大街、十月初五街等賭檔集中地更是人流密集,一句句“買得大,贏得大,買定又來開”的叫聲不絕於耳。除了番攤、骰寶之外,還有牌九、十二位、牛牌、魚蝦蟹、廿一點、百家樂、麻雀等,也是當時常見的賭博遊戲。

 


  即買即開、速戰速決的玩法當然受歡迎,不過要等的開彩賭博遊戲亦不乏捧場客。光緒年間的“闈姓”賭博從內地傳到澳門,並在澳門盛行起來。闈姓賭博早被淘汰

 


  “闈姓”又稱卜榜花,是以科舉制度為賭博的一種形式。在科舉考試前,由票局訂出猜買條例,以入圍參試士子的姓氏為賭,猜得中舉的姓氏最多者獲彩銀,賭商以買彩錢的總額半數或百分之五十五作為彩銀,分頭彩、二彩、三彩等。對於賭商來說,“闈姓”是無本生利,因為餘下近半數的買彩錢除了上繳少數稅餉給澳門政府之外,悉數流入賭商的荷包。不過隨科舉制度的廢除後,“闈姓”已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山票、舖票、白鴿票。

 

山票舖票盛極一時


  山票、舖票賭法差不多,以幼學千字文初段的一百二十個字作為賭注,任人猜買,每月每旬定期開票,並另設帶家代理向群眾收票匯交總局。不同的是,山票任人投買十五字,每條票收銀一毫五仙;舖票任人投買十字,每條票賭本為五毫、一元、三元、五元不等。舖票分富貴、榮華二廠,每月開彩六次,全市有收票店四、五十家。白鴿票的投彩方法與前兩種彩票大致相同,每條票猜買十字,但猜買的字僅為從“天地玄黃”到“鳥官人皇”止共八十字,故又稱為八十字有獎義令。每票賭本僅為三厘,較山票、舖票便宜,故購票者多為一般的平民百姓,著名的白鴿票賭局是泰興廠,每天早午晚開彩三次,在賭廠門前公開開彩,以高額派彩招徠賭徒。

 

賽馬跑狗早年曾辦

  
  除了賭博娛樂、彩票之外,由西洋傳到澳門的賽馬、跑狗是近百年新興的賭博方式。雖然賽馬、跑狗是時髦賭博,不過不適合平民百姓,屬於有錢人玩意,就以賽馬為例,單是價值一元的入場券,足以購買二十斤大米,試問平民百姓又怎能負擔得起。至於投注方式則與現在的差不多,投注預測跑出的一、二、三名,只是沒有現在的多方式、多花樣而已。

 


澳門賭博業大事年表

年份  事件

1847年澳葡政府宣佈澳門賭博業合法化

1875年廣東禁止“闈姓”賭博,“闈姓”轉移來澳開辦,賭風日盛。

1877年澳葡政府以法令宣佈番攤賭博自由化

1927年澳門賽馬場開幕

1934年澳葡政府宣佈各種賭博業獲專利權

1937年傅老榕、高可寧組成的泰興娛樂公司從盧九手中奪得澳門賭博業專營權。

1961年葡萄牙海外部根據澳督馬濟時的建議,宣佈澳門為旅遊區,特許開設賭博娛樂,公開招商承投。以後又以“博彩娛樂”美名,代替不雅的“賭博”名字。

1962年澳葡政府根據新法令,公開招商承投全澳賭博業專營,何鴻燊、霍英東、葉漢、葉德利聯手投得賭牌,結束了泰興娛樂總公司二十四年的壟斷。

1962年何鴻燊集團組成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與澳葡當局簽定合約,統管澳門賭業。

1975年澳門政府博彩稅收入達6897萬元,佔直接稅收入449%,佔總稅收195%。

1982年立法會通過的《新博彩法》生效,澳門成為永久性博彩區,規定博彩稅額不少於公司收入的25%。

1987年由澳門政府、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和一家外國公司,三方組成的澳門彩票有限公司註冊成立。註冊資本一百萬元。

1989年澳門賽馬正式開跑,首日投注額1800萬元。

1990年政府與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簽署修訂博彩專營合約及白鴿票合約,規定每年博彩專利稅不低於658億元。

1990年十二月一日,葡京酒店大火,葡京酒樓全層焚燬,賭場停業半天,損失逾億元。

1997年澳葡政府與旅遊娛樂有限公司簽署新修訂博彩專營合約,合約跨越九九年至二○○一年。

打印 | 收藏此頁 |  推薦給好友 | 舉報
上一篇 下一篇
 

評分:0

發表評論
seccode 換一個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最新動態資訊

蔡錦富倡訂黑名單保障員工

  工聯副理事長、工聯屬下博彩企業員工協會總幹事蔡錦富透露,近來收到博彩員工反映在賭場工作時,被俗稱“賭場老鼠”的扒手毆打,場內亂象叢生,希望博企、政府執法部...

博協倡放蛇查賭場控煙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日前在立法會上明言將建議娛樂場全面禁煙。有前線博彩員工反映,因控煙辦人員進入場內需通知娛樂場,負責人隨即“清場”,顯示執法存在漏洞,建...

博協博僱四訴求維權

  博彩企業員工協會總幹事蔡錦富、博彩股份有限公司僱員工會理事長鄧鳳珍等一行,昨日上午十一時到政府總部遞交一萬九千多個簽名及訴求信,促請當局今年內落實賭場...